当前位置:四会新闻资讯 > 考古发现 >
文章正文

周碧华:遥远的路不再遥远_历史

                  周碧华:遥远的路不再遥远

周碧华:遥远的路不再遥远

 

 

我曾经发表过一篇被广为转载的散文《遥远的路》,叙述的是1980年正月初六那天经历的一件事。时值寒冬,冰天雪地里,父亲带我去津市叔祖父家,约摸80来里地,其间横着5条河,在寒风中等渡,在泥雪掺杂的泥泞路上踉跄而行,天刚亮出发,晚上9点多钟才抵达,那是我记忆中最遥远的一段路!

考上大学后,父亲对我说,去长沙才是出远门哩。长沙有多远?现在知道从安乡到长沙直线距离不足300公里,可在那时的乡下人心中,长沙是多么遥远呵。我先是沿河堤走六七里路到公社渡口,过河后再走20多里水路到县城过夜,睡的一元一晚的通铺。次日凌晨4点在服务员的叫喊声中,我怀着兴奋的心情上了上下三层的轮船,汽笛一声长鸣,轮船便在夜色中驶离了家乡的码头。

周碧华:遥远的路不再遥远
     &nbs另类 校园 春色 小说p;                  水乡的人出远门要渡一条条河

轮船在安乡境内走的澧水航道,顺风顺水,进入洞庭湖后,一会儿在芦苇的簇拥下前行,一会儿在茫茫水天中行进,到了湘江,则是逆水而上,有时觉得船静止在水中,好半天才移动半步。直到暮色四合,即坐船十二三个小时后,我才在湘江一桥附近的码头上岸。若是在冬天,洞庭湖水浅,船小心翼翼地行驶,长沙到安乡,则需近一个昼夜。为了打发那无聊的时光,我每次买一斤瓜子上船,当嘴嗑得麻木时,目的地便快到了。

而其他地区的同学到省城读书,要么坐汽车,要么乘火车,火车一时不敢奢望,只想着什么时候能坐汽车代替坐船。大学毕业分配到桃源县,才终于实现了坐汽车的梦想。那时从常德汽车北站坐车去桃源县城,60来里路吧,7角钱,一路上,司机见人招手就停,这段路要花一个多小时。

周碧华:遥远的路不再遥远
               家就在眼前,可就是难以靠近

每逢寒暑假,我从桃源回老家去,130公里路,要花上整整一天!清早从桃源出发,坐上不太准时的班车,到常德汽车北站时已是8点左右,然后要等两个小时才能坐上去安乡的汽车。去安乡的公路坑坑洼洼,特别是到了鼎城区周家店路段,人若是站在走廊上,车猛地颠簸一下,头便会碰到车顶。汽车摇摇晃晃好不容易到了蒿子港,得等轮渡,那轮渡不是横渡,而是斜渡,来回几公里,等一次轮渡,可在路边小店里不慌不忙吃餐饭。过了蒿子港轮渡,才算到了安乡境内,等到了县城边上,还得过一次轮渡,等车停安乡汽车站,已是下午两点左右。于是,我还得从一条哑河坐船到公社渡口对岸,船班少,约下午四点才到公社渡口,过了河,沿着河堤走回家,已是下午5点左右。后来我们村对岸的安造大垸通了一条“黄安公路”,我不用再从那条哑河坐船去县城了,可是渡河后得走五六里路到一个叫“小河口”的站点候车,每每望酸脖子才等来一班车,候车的人特多,好几次我从车窗里爬进去的,有一次还把带的鸡给活活挤死了。

周碧华:遥远的路不再遥远
                 上世纪80年代,谁没挤过车?

安乡人出趟远门“折次寿”的历史随着所有轮渡的消失而消逝了,一座座桥飞架于河流之上,常岳高速公路修通后,安乡到常德只需一小时了,然后从桃花源机场乘飞机可抵达近20座城市;一个多小时可到岳阳,然后乘高铁南来北往。安慈高速通车后,人们又可驾车随时到美丽的武陵源风景区欣赏美景。随着现代交通条件的不断改善,三四十年前看起来很遥远的路,已不再遥远。

 

 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四会新闻资讯